滦县资讯  >  国际  >  正文

柏林墙倒塌30年后:统一远没有表面那样光鲜,东西德鸿沟仍在

时间:2019-11-09 15:37:02 来源:网络 作者:匿名 阅读:19次

标签: “博恩霍尔姆小屋”酒吧的墙壁最后一次粉刷是在1973年,原本浅褐色的墙壁因被香烟熏了几十年而逐渐开裂,变成了焦糖色。自1954年以来,马蒂亚斯・格赫胡斯全家开始接手经营“博恩霍尔姆小屋”,酒吧再未更名

“博恩霍尔姆小屋”酒吧的墙壁最后一次粉刷是在1973年,原本浅褐色的墙壁因被香烟熏了几十年而逐渐开裂,变成了焦糖色。

自1954年以来,马蒂亚斯・格赫胡斯全家开始接手经营“博恩霍尔姆小屋”,酒吧再未更名。它简朴的风格让人想起了共产主义的东柏林普伦茨劳贝格社区的一个聚会场所。在那里,你可以边喝廉价啤酒,边和老朋友聊天。

已有100多年历史的“博恩霍尔姆小屋”酒吧

现年50岁的格赫胡斯就出生在那个时代,他现在也还常常怀念:在柏林墙倒塌后的30年后,并不是什么都好起来了。

30年前的今天(11月9日),曾分割东西德国的、极具代表性的柏林墙在1989年11月9日轰然倒塌,成为历史。

当地时间11月4日,德国柏林开启为期一周的系列活动,以纪念柏林墙倒塌30周年。曾经的柏林墙遗址,摇身变成了“东边画廊”。这条1.3公里长的“东边画廊”绘满了不同国家艺术家的作品,是现存最长的一段柏林墙遗迹。

“没有人想到统一来得那么快”

历史学家伊尔科・萨沙・科瓦尔恰克说,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开放后大约三个月,西德总理赫尔穆特・科尔表示希望德国尽快统一,并表示最早可能在1995年实现统一。

“科尔对东部‘繁荣景象’的预言和承诺使许多人感到乐观。因为他们发现在东德拥有50万军队的苏联很难实现这个目标。”科瓦尔恰克说,他有关东德西德统一的书籍《兼并》(The Takeover)今年在德国出版。

事实上,在科尔发表上述讲话的仅仅几个月后,统一就到来了,这对1600万东德人和世界其他地区都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1989年11月11日,一辆东德制造的特拉班车行驶在德国西柏林

“没人能想象统一会来得这么快。”科瓦尔恰克说。“东德、白宫、唐宁街、爱丽舍宫、波恩,全都没有人会想到莫斯科会为了区区几毛钱而在一夜之间放弃其战略上最重要的前哨。”

柏林墙的开放则更为突然。第一个开放的边境是在博恩霍尔姆大街,离“博恩霍尔姆小屋”酒吧只有几百米。

在那个决定命运的夜晚,格赫胡斯很早就上床睡觉了。当他的父母把他叫醒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时,他气呼呼地告诉他们“少喝点”,然后又滚回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街道上空无一人,他骑着摩托车来到他做厨师的地方。他到那儿时,门开着,灯开着,一个人也没有。

“我一个人站在厨房里,”他说。“然后我恍然大悟:我父母没有骗我。”

统一后的阵痛:一切远没有表面那样光鲜

柏林墙倒塌后,东德人在自由和繁荣的梦想的鼓舞下,投票选择了实现统一的最快途径。

11月10日,东柏林人在西柏林一家银行外排队领取西德政府给所有东德人的100元德国马克“欢迎钱”

但在大约两年的时间里,东德的经济从工业经济迅速转型为服务经济,这对整个体系造成了冲击。

“人们以为他们现在会生活在电视广告里,生活在光鲜亮丽的杂志里,许多人完全没有准备好接受这样一个事实:西德的那套并非一切都那么光鲜。”科瓦尔恰克说。

科尔与东德建立货币联盟的做法――提供一比一的汇率,远远高估了东德马克对西德马克的汇率――这也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影响。

1989年12月22日,西德总理赫尔穆特・科尔朝民众挥手致意

民众对储蓄的迅速增加表示欢迎,但东德企业再也支付不起工资,其质量低劣的产品市场在一夜之间被摧毁。

这引发了年轻劳动人口向西部的迁移。德国《世界报》(Die Welt)的一项研究显示,迄今为止,德国收入最高的500家公司中,只有16家位于东部,而这些公司都不在德国的旗舰股指DAX上。

1993年5月17日,一名男子在柏林的建筑前砸碎了一个私有化机构的标志

格赫胡斯失去了他作为厨师的工作,但国家的统一也消除了导致他接管父母酒吧的官僚障碍。最终,他子承父业,继续经营着“博恩霍尔姆小屋”酒吧。

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软着陆的机会。

许多东德人觉得他们还没有迎头赶上。今年9月,1029名达到投票年龄的居民中,有48%的人告诉柏林的政策事务研究人员,他们在高层政治职位上的代表不足――尽管同样出身东德的默克尔已经当了14年的德国总理。约60%的人说,他们觉得自己在职场上的地位被低估了。

接受《时代周报》调查的许多人承认了一些积极的方面――88%的人认为东德的服务和商品有所改善,54%的人认为他们的整体生活水平有所提高。但73%的人认为他们的工作保障更差,70%的人认为社会治安更差。

这种不满和其他因素使东部地区成为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的沃土,尽管该党许多领导人都来自西德,但是该党在今年东部三个州的选举中都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那时的生活很简单。今天,一切都那么复杂,生活压力也比从前大。总是有新的规定,新的规则。”格赫胡斯回忆往昔时感叹道,“这不是钱的问题。”格赫胡斯说,即使在从前,出国旅行受到限制,但生活必需品总是能得到保障。

“当然,因为出国受限,那时我无法去看看这个世界;但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仍然没有到过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格赫胡斯无奈说道。

东德人格赫胡斯在他100岁的“博恩霍尔姆小屋”酒吧接受采访

“我们其实是在一个相当好的水平上发牢骚”

今年的德国政府报告称赞该国的统一的状态为“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功故事”。前东德的人均GDP增长在1990年只有西德的43%;到2018年增长到75%;它的失业率从2005年18.7%的峰值下跌6.4%。

但报告指出,许多前东德人仍然认为自己是“二等公民”。在东德长大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也曾强调过这一点。

“虽然德国正式统一已经完成,但是德国人的团结并没有随着1990年10月3日的国家统一而完成,直到今天仍然如此。”德国总理默克尔上个月公开表示,“德国的统一不仅仅是一个完整的国家,而是一个永久的过程。”

虽然前东德和西德之间仍然存在差距,但经济学家莱格说,人们对东德看法的部分问题在于,他们把自己和西德――欧洲经济发动机来相提并论,但他们并没有和整个欧洲比。

1999年10月,在柏林墙倒塌后十年,柏林一个建筑上的巨幅海报上写着:“我们是人民”

“去年的数据显示,前东德地区的人均收入已经达到至少75%的欧洲平均水平,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没有一个东欧国家,如波兰、匈牙利和捷克共和国这些在2004年加入欧盟的国家,能够达到这一水平。”莱恩补充道。

来自西德的瑞士圣加仑大学讲师的莱格表示,“在德国,人们的预期是,统一后,他们将与西德实现某种程度的平等。”

他建议,东德城市可以强调其较低的生活成本,以吸引大学生和其他高素质人才,这是初创企业和其他公司在寻找新地点时需要的。

“不要放弃。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其实你已经在一个相当好的水平上开始了。”他说。

虽然格赫胡斯依然满怀憧憬地回忆起东德生活的某些部分,但他认为人们是时候停止抱怨了。

“无论我住在这个国家的哪个地方,我的头上都有一个屋顶,水龙头里有热水和冷水,我不愁吃穿,也有时间去度假,不论我是去上班还是靠社会福利生活,我们其实是在一个相当好的水平上发牢骚。”格赫胡斯总结道。

(文/吴夕源,图/网络,DAILY MEDIA出品)

【本文独家供稿腾讯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标签: 代表,酒吧,汇率,途径,艺术家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2006-2014 滦县资讯 WWW.51DMZS.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9-87935269  85257538 商务:029-87935158